北京冬奥会许基仁视点:输要输得体面

新华社北京2月13日电(记者许基仁)近日有美国电视评论员在节目中评论谷爱凌在北京冬奥会代表中国夺冠时,用了“忘恩负义”“背叛”“可耻”这些攻击性甚至侮辱性语言,不仅暴露了部分美国媒体人职业操守的沦丧,也凸显了他们眼睁睁看着美国的强势地位摇摇欲坠时的恼羞成怒。

2月8日,在北京首钢滑雪大跳台举行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决赛中,中国选手谷爱凌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丁旭摄

我们无意互怼,只想说说事实和逻辑。

如果上届冬奥会东道主韩国和下届东道主意大利引进一名带有本国血统的外籍选手为本国效力,如果六年后洛杉矶奥运会时美国归化一名非本国长大的选手出战,会有什么问题吗?没有问题!全世界都会坦然接受。体育是一个开放性、包容性最强的领域,顶级运动员的流动包括改变国籍的流动已是一个普遍现象,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体育的幸事。但中国举办冬奥会,引进了含有中国血统、且中文说得比很多中国人都标准流畅的谷爱凌时,却招致少数美国人用最刻薄的言语横加指责,有这样的道理吗?

(资料图)桑普拉斯在比赛中发球。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在我开始当体育记者的时期,美国选手叱咤网坛。20世纪八九十年代,除了格拉夫、贝克尔、埃德博格等少数欧洲顶级网球手外,其余网球明星大多是美国人,准确地说是美国籍选手。而在这些顶级美国网球明星中,大多数为外裔选手——阿加西是伊朗裔,桑普拉斯有希腊血统,纳芙拉蒂诺娃和塞莱斯分别来自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那时怎么没有听到美国电视评论员指责纳芙拉蒂诺娃和塞莱斯“背叛”自己的祖国为美国效力呢?

美国人应该记得,中国一手培养起来的体育名将郎平和李琰都曾作为美国队教练征战过奥运会、冬奥会,且取得骄人的成绩,受到美国公众的尊重和赞扬。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这是体育国际交流的正常结果,有利于文明互鉴,更不会用“忘恩负义”“背叛”来泼脏水。

美国可以聚全球人才为我所用,中国引进一名带有鲜明中国印记的选手却成了“大逆不道”,这难道不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和强盗逻辑?!

2021年7月27日,日本选手大坂直美在东京奥运会女子单打比赛中。新华社记者戴天放摄

在地球村时代,顶级运动员对发展前景、训练保障、文化语言、家庭意愿、商业利益的综合考量决定了自己为谁而战的最终选择。运动员选择为哪个国家出战奥运会、冬奥会,是他们的基本人权,理应得到全球也包括美国的尊重。总是把人权挂在嘴边的一些美国人,面对谷爱凌合理合情的选择却横加干涉和指责,说他们“侵犯人权”也并不为过吧。反过来说,大坂直美选择了日本,谷爱凌选择了中国,美国是不是也该反思一下为何留不住人才?

谷爱凌只有18岁,人生道路还很长,人生选项也有很多。不管她以后如何发展,都应该得到我们的尊重和祝福。毕竟,国际赛场上出现了这么一个中英文俱佳、竞技水平高、形象出众、性格活泼、谈吐得体的顶流明星,用谷爱凌自己的话说还是“中美交流的桥梁”,对全球体育、对中美两国都是好事。美国作为一个大国,理应有这样的见识和涵养。

2月8日,在北京首钢滑雪大跳台举行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决赛中,中国选手谷爱凌夺得冠军。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左)向谷爱凌表示祝贺。新华社记者丁旭摄

美国电视评论员粗鄙的言语多少暴露了他们的心态——输不起!正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10日的一篇文章中所说:“很多对谷爱凌的批评似乎都源于美国对中国崛起感到沮丧。”

既要赢得下,也要输得起,这是体育的内涵,做人的境界,更是大国的气度。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如何“输得起”的故事——南极争夺战,令人感佩。英国人斯科特率领一支探险队远征南极,想夺取“人类抵达南极第一人”的荣耀。就在他们千辛万苦抵达南极时,却发现已有一面挪威国旗在南极点飘扬,挪威的阿蒙森团队已经先他们一个月抵达了南极。茨威格写道:“阿蒙森作为征服者留了一封信,请求第二批到达的陌生人将信带给挪威国王哈康七世,以证明自己的不朽功绩。斯科特强忍悲伤,忠实地担起了这个无情、痛苦的任务,在世人的面前为别人的荣誉作证,而这份荣誉正是他魂牵梦萦、热烈追求的。”返回途中,斯科特团队全体冻亡。斯科特输了,不仅未曾赢得“抵达南极第一人”的荣誉,还搭上了自己和同伴的性命;斯科特赢了,从此成为人类群星之一而不朽!

遵守游戏规则,为他人荣誉作证!赢要赢得磊落,输要输得体面!谨以“南极争夺战”与某些美国人士共勉!

编辑:刘阳、黄绪国、周欣、张镛琦(实习)

yb体育(中国)有限公司